湖南科技網 湖南科技網-科技創新戰略,引領時代先鋒

金庸武俠作品的法治聲音

2019-09-25 00:01 已圍觀130次 來源:湖南科技網 編輯:張馨予

2018年10月30日,新武俠小說大師金庸先生逝世,享年94歲,大俠遠行,江湖淚雨紛飛,引發普遍性的哀悼。許多人甚至感歎,随之而去的還有我們這代人的青春記憶。

而鮮為人知的是,金庸本是一位地道的法律人,一生也頗有法律事功,而其武俠作品也留下與法律的複雜糾結。

法律人金庸

1944年,金庸考入重慶中央政治大學外交系,1947年又入東吳大學法學院插班學國際法。這是亞洲第一所比較法學院,被稱為世界上最優秀的比較法學院之一。金庸後來留下很多專業的法學論文。

抗戰結束後,日本對華賠償問題久久未決。金庸就此寫成《日本賠償問題》專論,刊于《半月新聞(深圳)》創刊号(1947年),後收錄于《東吳法學先賢文錄·國際法學卷》(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15年版)。

新中國建國前後,金庸又寫了長文《從國際法論中國人民在國外的産權》,闡明新政權對海外資産的所有權,用法律維護國家利益,得到著名法學家、外交部顧問梅汝璈先生的賞識。2000年,金庸在嶽麓書院的講座中專門說過“我研究羅馬史,很多很多時間去看羅馬的法律,叫《羅馬法》。講羅馬公民的權利怎麼樣……”足見對法律的思考伴随其終生。

1985年,金庸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别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成員,後成為政治體制小組負責人之一,基本法咨詢委員會執行委員會委員。成為香港基本法的立法者之一。

他還留下一些記錄立法過程的詩歌,如“法無定法法治離,夕改朝令累卵危。一字千金籌善法,三番四複問良規”。他将香港繁榮的原因濃縮為“自由+法治=穩定+繁榮”的簡明公式,一再高揚法治是香港的品牌。

武俠與法律是一個極為糾結的話題。一般人會引用韓非子的“俠以武”,認為武俠是典型的反法治之作。在表面上,這一判定當然也是成立的,武俠确實是一個反規則、反法治的世界。在江湖裡,充斥着血親複仇、俠客救濟、暴力殺戮、血腥争奪……各種元素應有盡有,但肯定沒有所謂的法律。

但另一方面,如果放寬法律的視野,不恪守法律實證主義的立場,将法律做廣義的理解,也會發現金庸小說中有着豐富的法律文化資源,也是一種法律之問。

張揚正義與公平的法律價值

正義是法律的首要價值,古羅馬法學家有雲,“法律乃正義與不正義的學問”。武俠小說之所以流行,最主要的原因是滿足了人們的正義想象,特别是當制度失效時,人們隻能寄希望于江湖俠客來實現正義。

在《倚天屠龍記》中,金庸借張無忌之口說:“有人一旦手掌大權,竟然作威作福,以暴易暴,世間百姓受其荼毒,那麼終有一位英雄手執倚天長劍,來取暴君首級,統領百萬雄兵之人縱然權傾天下,也未必便能當倚天劍之一擊。”(責任編輯:方向)